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课程论坛 →阅读新闻

林肯与奴隶制态度

[日期: 2013-01-20 ] 来源:   作者: 陈立华 [字体: ]
分享到:  

林肯奴隶制态度

          陈立华 1220090102 学科教学(历史)

摘要:亚伯拉罕·林肯领导美国人民取得了对南部奴隶主斗争的伟大胜利,废除了黑人奴隶制度。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政治生涯中,他对黑人奴隶制的言论和行动呈现出不同的态度和内容,甚至出现前后矛盾和不一致的状况。林肯这种矛盾、纠结的奴隶制情节,除根源于他是资产阶级革命家的属性外,美国社会当时的社会环境、竞选总统的政治需要以及作为总统身份的客观性要求也让他对寄生在美国肌体上的这块巨大赘瘤表现出前后不一、态度多变的状况。

关键词:林肯   矛盾   奴隶制

                    

亚伯拉罕·林肯,出身贫寒,青少年时代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亲眼目睹了奴隶主的残暴和黑人奴隶的凄惨状况,对黑人奴隶充满了同情,痛恨奴隶制度。林肯进入政界后,开始站在他所代表的资产阶级的立场上,虽依旧同情黑人奴隶,但以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为主,从政治家的立场上看问题,成为温和、保守的废奴派。内战初期,林肯始终把维护联邦统一为最高目标,闭口不谈奴隶解放;随着战争形势的进展,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林肯一改前期的态度,签署了《解放宣言》,废除了黑人奴隶制度。内战以北方胜利、南部失败而告终。

林肯从平民到总统的经历和特殊身份,加之当时美国南北部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南部奴隶主力量以分裂维持奴隶制的顽固立场,让林肯对奴隶制的态度在美国内战前后政治漩涡的风口浪尖呈现出多元化的矛盾情节。

一、青年时期:憎恨奴隶制度,激进的废奴主义者

1.林肯1809年生于肯塔基州哈丁县一个垦殖农民的家庭,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年轻时做过雇工、店员、助理土地测量员和邮务员。他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了黑人奴隶,并同附近庄园的黑奴交上了朋友,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要求父亲解释:“为什么奴隶主对待奴隶如此粗暴残酷?” [1]P161父亲完全理解儿子的愤怒,也对奴隶制十分不满,可难以解答。

随着年龄的增长,为了帮助家庭克服经济困难,林肯当过俄亥俄河上的摆渡工、种植园雇工、店员和木工等。18岁那年,作为一个雇工,林肯航程千里到奥尔良;次年再次航行到了新奥尔良,当地奴隶贩子残酷迫害和侮辱黑人的情景使他大为震动,他对伙伴们说:“等到我有机会来打击奴隶制度的时候,我一定要彻底的粉碎它。”[1]p162

可以说,底层人民生活的艰辛,奴隶主的残暴和黑人奴隶的悲惨状况,让幼年的林肯心灵上产生了朴素的对奴隶的深刻同情和对奴隶制的无比憎恶。

2.林肯以后踏入政界与他早年的经历和对黑人奴隶制的了解不无关系。1834至1842年间,曾四次当选为伊利诺斯州议会众议员;1847至1849年,任国会众议员。

1834年,25岁的林肯当选为伊利诺斯州议员,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初入政界的林肯,怀着一腔热血,仍坚持他早年反对奴隶制的态度。

1836年12月5日,伊利诺伊州第十届州议会以77票对5票的绝对多数通过了一项决议案,决议案称“极不赞成组织废奴协会…按照联邦宪法、各蓄奴州对奴隶的所有权是不容侵犯的……未经他们的同意,不能剥夺他们的这种权利。”很明显,这次决议认可了蓄奴州继续拥有奴隶的权利。在投反对票的五名议员中,就有林肯。林肯还与另一名叫丹·斯通的议员联名提出了一份书面抗议。称“奴隶制度是建立在非正义的错误政策之上的”。

1845年美国吞并了得克萨斯,1846年又发起侵入墨西哥的战争,夺得大片领土。南部种植园主是战争的鼓吹者,目的是为了扩展棉花种植面积、扩大奴隶制区域和增加南部在参政院内的席位。林肯对此坚决反对。

二、1847年林肯重返政坛后,思想转变,逐步成为温和、保守的废奴主义者,内心深处埋藏着歧视黑人的种族思想

19世纪上半叶,因为奴隶制的存废问题使得整个美国风起云涌,国内掀起了黑人奴隶制度存废问题的大辩论。1847年,林肯作为辉格党的代表,参加了国会议员的竞选获得了成功。随着南部奴隶主的增强,他们疯狂地反对反对蓄奴主义者的林肯。1850年,林肯退出国会,继续当律师。1854年,堪萨斯内战发生,共和党成立,林肯加入该党,并在1856年参加了共和党的副总统候选人竞选。18586月,在同道格拉斯竞选时发表了题为《家庭纠纷》的著名演说。在论战中,林肯反对奴隶制度,他不止一次地称奴隶制度是一个罪恶。“我始终痛恨奴隶制度,我想,和任何一个废奴派一样。”[2]p372)商品奴隶制是建立在不公平、不平等的基础上,是“道德上、社会上和政治上的一大祸害”;[3](p139)奴隶制应该废除但是林肯并不要求废除南方现存的奴隶制度,他反对干涉南方的奴隶制度;必须通过和平的方式来废除。1858年7月10日,他在芝加哥的一次讲演中宣称:“……我相信,自由诸州的人民完全没有权利或意图进入奴隶州去干涉奴隶制问题。”[2](p373-374)他更反对用暴力手段去消灭奴隶制度。他在1856年说过:“不要弄错了,选票比子弹更有力量。”[4](p114)他的这次竞选虽然没有成功

随着史学家更加深入的研究发现在林肯思想深处,从骨子里看,林肯甚至是一个“白人高贵论”者,他仍没有摆脱种族主义偏见,看不起黑人,认为黑人劣于白人。他在1858年与道格拉斯辩论时毫不含糊地说:“我与道格拉斯法官的意见一样。他(那个黑人)在许多方面不与我们一样——在肤色上是确实不平等的,大概在道德或知识的禀赋方面也是不平等的……”;“我还愿意说,白种人与黑种人之间有肉体上的差别,我相信这个差别将永远禁止两个种族在社会和政治平等的条件下生活在一起……;”[5](p274-275)“无意在黑白两个人种之间引入政治和社会的平等”,这两个人种“从生理上就不同”,“应该永远禁止他们在极其平等的基础上生活”。“解放奴隶并且让他们在政治和社会上与我们一律平等?我自己的感情不容许。即便我容许,我们知道大多数白人也不容许。”以上言论赤裸裸地暴露出林肯种族歧视的内心世界。

1861年3月林肯就任总统,正式将迁移黑人计划付诸实施。在当年的总统年度咨文中,他向国会提出迁移自由黑人的建议并得到响应,国会拨了10万美元经费,后增加到60万美元。1862年,林肯对一个来访的自由黑人委员会作过一次关于迁移黑人的讲话:“即使你们不再是奴隶的时候,你们仍远远不能与白种人处于平等的地位……别的种族享有的许多好处,你们都不能问津。”林肯还告诉这个黑人委员会:“我们白人不愿意你们这些自由黑人和我们住在一起。”[6](p162-163)

许多材料也表明林肯对黑人奴隶制的态度存有两面性。“1848年12月的第13届国会期间,林肯在哥伦比亚特区立即无条件禁止奴隶制的提案投了反对票。这次国会期间,林肯建议采取另外两项措施解决哥伦比亚特区的奴隶制问题。一是不准带新的黑奴到哥伦比亚特区定居,只允许从蓄奴州来的政府官员带来暂住的“必须黑奴”;二是从1850年1月1日起,凡奴隶生下的所有孩子都将成为自由人,这样,通过该特区内现有奴隶的自然死亡,就可预测奴隶制将在哥伦比亚特区最终消亡的时间表。”[8]

显然,已近不惑之年的林肯已经不再坚持激进的反奴隶制立场,而采取了比较温和的态度,希望能通过渐进方式解决。作为一名想在美国政坛发挥影响力的政治家,他不得不在复杂的利益格局面前对自己的理念做一些修正。他迫切希望得到南方人的理解。林肯的好友,种植园主斯皮德曾在信中向林肯表示,自己宁肯看到联邦解体,也不愿意放弃对奴隶的合法权利,尤其是那些毫无切身利害关系的废奴主义者,他们没有资格剥夺我们的财产。而林肯在回信中则劝慰斯皮德道:“我不知道有谁主使过你放弃这一权利,可以十分肯定地说,我从来都没有要你这样做。这个问题全由你个人定夺。”

不过,尽管林肯在公开场合变得温和了,但私下里他却承受着巨大痛苦,在给斯皮德的另一封信中,他道出了自己的矛盾处境,“极不愿意看到那些可怜的人被追捕,被捉住,被抓回去,再过那终日横遭鞭打、被迫做无偿苦役的悲惨生活。不过,我还是要一直紧闭嘴巴,保持缄默的。”

三、内战后:林肯把废除奴隶制作为维护联邦统一和北部取得胜利的工具

(一)内战前期,闭口不谈奴隶解放问题

因奴隶制的存废和林肯的当选总统而引发的南北战争爆发后,林肯闭口不谈奴隶解放问题,对南部奴隶主百般退让,委曲求全,突出强调保卫联邦宪法、维护联邦统一的重要性。在内战初期,林肯基本上继续奉行他的不干涉原则,继续推销他的赎买政策和迁移主张。在行动上表现为不触及奴隶制度,其中包括解散由黑人组成的“南卡罗来纳志愿兵第一团”、拒绝废奴主义者征集一支五万人黑人军队的请求、撤销亨特和弗里蒙特将军颁布的解放部分地区叛乱分子奴隶的文告,而且还撤销了弗里蒙特的职务。不仅如此,他还坚持执行《逃亡奴隶法》,使得联邦将士充当了替奴隶主捕捉奴隶的角色由此,我们不难看出林肯身上所蕴藏的矛盾。他认为奴隶制是错误的,但又反对立即废除它;他用左手镇压,同时又用右手维护奴隶制度。[9](p152)难怪马克思说:从林肯的所作所为中很容易找出“美学上的不雅、逻辑上的缺陷、形式上的滑稽和政治上的矛盾”。[10](p586)

1861年4月15日,林肯所发布的征召志愿军的命令及1861年7月国会所通过的决议中,林肯宣称北方决不破坏或干涉南方的财产,这意味着他不想干涉南方奴隶制度。国会的决议则进一步发挥了这一意向,它写道:进行这一场战争,并不是“为了征服或压服的目的,而是为了保卫和维护宪法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并且是为了保存联邦,使得各州的一切尊严、平等及权力不受损害;一旦这些目标达成,战争就应该停止。”[11](p14)由此可以看出,内战爆发后,林肯立即宣布对奴隶主发动的叛乱进行镇压,但是没有提出消灭奴隶制和解放奴隶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内战初期,林肯的思想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在1862年2--7月间,林肯同意判处奴隶贩子纳撒尼尔·戈登死刑;承认海地和利比里亚两个黑人共和国并与之建立外交关系;与英国签订禁止奴隶贸易的条约;允许逃奴在联邦军队中充当劳役。此外,他还就有关奴隶制问题四次颁布带有局部废奴色彩的法令——禁止军队捕捉逃亡奴隶送还奴隶制;结束华盛顿的黑奴制;废除美国现有或未来领地上的奴隶制;没收一切叛乱分子生物全部财产和奴隶。[12](p252-257)这些史实说明林肯在废奴问题上有所进步,并已启动向奴隶制进攻的步伐。它预示着一场“以革命方式进行的战争,就要开始了。”

(二)内战后期,因为战争形势所迫,国内舆论压力增大,林肯发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

1861年4月内战爆发后,经过七大战役后,南北双方虽在军事上互有得失,但北方损失较大。战争的惨烈,远远超出林肯及国民的想象。北方人质疑这场战争正义性的浪潮越来越大,加之战场的不断失败,政府的危机来了。为了美国联邦的统一及战争的胜利,形势逼迫林肯1862年9月不得不发表《解放黑人奴隶宣言》第一部分准备宣言,最终宣言则于隔年1月发布

内战进行一年多后,林肯提出逐步解放奴隶的方针。林肯担心边境原来未脱离联邦的一些蓄奴州会背叛联邦。所以,他在1862年3月6日致国会咨文中提出,合众国愿对逐步废除奴隶制的各州予以资助,以补偿因改变制度而造成的公私损失。被解放的奴隶可移民到利比里亚或中美国家去。1862年7月,林肯向边界州的奴隶主发出呼吁,要他们同意用赎买方式逐步解放奴隶,但是并无成效。由此证明,逐步有偿地解放奴隶的方针已不能扭转北部初期失利的战局;如果不摧毁奴隶制的统治,不把黑奴解放出来,也无法使战争朝着有利于联邦军的方向发展。此后,林肯改变策略,决定采取解放黑奴政策。

1862年9月22日林肯政府发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准备宣言,这个宣言自身受限于对奴隶制度的立即效用,仅能在联邦纳入控制下的邦联领土上生效,边界州(德拉瓦州、肯塔基州、马里兰州、密苏里州和西维吉尼亚州)的奴隶制度因其仍效忠联邦而丝毫不受影响。国务卿威廉·西华德(William Seward)曾于评论中谈到:“我们表达对奴隶制度的同情手法是解放那些我们管不的奴隶以及奴役那些我们能解放的人们。”任何脱离联邦的州只要在宣言生效前重新加入联邦(或仅仅送他们的国会议员回华盛顿)便具有等同边际州的地位,并至少在当下能保有奴隶制度

南方不肯接受有偿释放奴隶的停战方案,内战中的联邦军队依然处于劣势。为扭转战局,林肯在1862年12月1日的总统年度咨文中提出有偿释放奴隶与将被解放黑人迁移出境相结合的计划。为了向南方妥协,林肯提出逐步有偿释放奴隶;而为减轻北方的顾虑,他提出了送被解放的黑人到海外殖民的计划。“黑人的迁出可以增加对白人劳动力的需求,白人劳动者的工资也会提高”

为彻底扭转战局,1863年1月1日,林肯正式签署《最后解放宣言》作为镇压叛乱的“适当的、必要的措施”,重申奴隶可以成为自由人,可以参加武装部队。这个宣言使四百万黑人摆脱了奴隶地位。它是林肯反对奴隶制态度的一个根本性转变的标志,也是美国内战成为真正革命战争的转折点。宣言极大的鼓舞了北部人们的斗志,大量的黑人直接投入了战斗,英勇杀敌。南部黑人也纷纷起来反抗,他们在南部同盟军的后发发动起义,很多黑奴逃离了种植园,沉重地打击了奴隶制的统治。由于南北部黑人和白人并肩作战,战局迅速好转。联邦军进行全面反攻后,南部同盟于1865年4月彻底垮台,内战从此结束。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的制定与通过,意味着联邦政府解放奴隶政策的进一步发展,表明反动的奴隶制定终于在合众国领土上被埋葬,从此扫除了美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大障碍。

四、林肯在南方重建问题上的保守态度

林肯在内战行将结束、北方就要胜利时就开始思考南方失败后的建设问题了。在南方重建问题上,林肯持保守态度。他坚持主张对南方奴隶主叛乱分子实行宽大政策,并且在容许大部分种植场主参加选举及剥夺黑人选举权的基础上,重建南方各州的政府。由此看出,尽管林肯用革命的手段解放了黑人奴隶制度,但是他仍然歧视黑人,认为黑人劣于白人,不应有选举权。

     纵观全文,我们可以看出,林肯矛盾的奴隶制情节:林肯平民出身,早年同情美国下层人民生活之艰苦黑人奴隶的悲惨遭遇,要求废除黑人奴隶制度;同时又是一个政治家,需要维护国家的稳定和联邦的统一。随着林肯社会角色的变化,林肯思想主张要直接废除奴隶制的闪光内核逐步消失,他想做的只是限制奴隶制的进一步扩展,避免内战的爆发,或者说让奴隶制在美国大陆上自行灭亡。内战爆发后,由于战争的失利,为了拯救联邦, 林肯逐步认识到解放黑人奴隶是北方打败南方最好的办法,因此最后接受了废奴派的主张,从而赢得了战争的胜利,避免了联邦的分裂。但是他并没有彻底的清除奴隶制的弊端,使美国存在了种族歧视,黑人妇女的地位人权也没有保证。

林肯对待奴隶制的问题上左右摇摆不定,前后矛盾重重,折射出他从平民到总统的社会角色、思想心灵的曲折发展历程。内战前后阶段林肯的政治策略,反映出他在联邦统一和黑人奴隶制之间的艰难抉择。尽管林肯在黑人奴隶制的问题上存有这样或那样的瑕疵,但他深刻同情奴隶的善良本性、最终解放了奴隶的历史功绩,永远被历史所铭记!

参考文献:

[1]梅人.美国历任总统[M].北京:时事出版社,1992.

[2]麦克卢尔.林肯的故事和言论[M].英文版.

[3]卡尔·桑德伯格.草原年代和战争年代中的林肯[M].英文版.

[4][美]亚伯拉罕·林肯.林肯选集[M].朱曾汶译.商务印书馆.1983.

[5]斯特伦斯基.林肯传[M].英文版.

[6]马克思.北美内战.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十五卷.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1963.

[7]看林肯一步步走向神坛:林肯的变化与神化[J].新历史.2008(11).

[8]兰德尔.从斯普林菲尔德到葛底斯堡林肯总统[M].第二卷.英文版.纽约,1945.

[9]马克思.北美事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15卷.人民出版社,1963.

[10]威廉·麦克唐纳.合众国历史法规选[M],一八六一——一八九八.英文版.

[11]刘祚昌.美国内战史[M].人民出版社,1978.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世界史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91   (wzc会员 ,01/25/2013 17:37:01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