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课程论坛 →阅读新闻

   从后现代史学的兴起,看历史观的形成

[日期: 2013-01-20 ] 来源:   作者: 2012级刘珈含 [字体: ]
分享到:  

从后现代史学的兴起,看历史观的形成

后现代史学的兴起,对历史观的发展和形成产生重要的影响,分别从两者的内容和形式上展开论述与讨论。

1980年代以来,中国的内地史学界一改往日孤立于国际史学主潮之外的姿态,开始积极引进西方的理论方法,尝试从新的立场,新的视角开展研究活动。这为长期处于沉闷单调状态的中国史学吹入了一股清新之风。在此期间,系统论、计量学、社会史等新事物先后风靡了中国史坛。在史学理论领域,对法国年鉴学派的介绍研究一度成为一个兴奋点。年鉴派第一、二代倡导的总体史、长时段、夸学科研究等等,被认为是世界史学发展的潮流,人们纷纷争先恐后地追慕仿效。不过,就在我们大张旗鼓地与国际接轨特别是与“年鉴学派”接轨时,西方史学自身也正经历着一场深刻的变革,开始转入下一个发展阶段了。

  后现代主义是目前西方史学的新趋势。它主张对既存的史学形态进行彻底改造。其势头相当强劲。在后现代主义的席卷下,西方史学面貌日新月异,先前的时代新潮如今已如明日黄花。在后现代思潮的冲击下,传统历史哲学遭遇挑战,历史客观性受到质疑。同时,新的课题不断涌现,新的方法大量被采用,历史图像日趋丰富和多元。

近一两年,后现代史学终于引起了我国史学工作者的认真关注,介绍以及相关的著作及翻译作品日益增多。如我国学者王晴佳、古伟瀛的《后现代与历史学:中西比较》、美国国籍德裔著名史学家伊格尔斯《二十世纪的历史学———从科学的客观性到后现代的挑战》等;报刊杂志上的相关文章也很多,如《史学理论研究》、《山东社会科学》、《学术研究》和《文史哲》等,其中尤引起人们注意者,是山东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东岳论丛》杂志,我之所以特别提起这个杂志,是因为该刊特设了一个后现代主义与历史研究的专栏,请著名历史学家王学典主持,从2004年第一期到第六期连续发表了14篇后现代史学的文章,包括对后现代史学的介绍、评论以及与中国史学的关系等,既有内地著名学者,也有港台学者,还有欧美一些非常知名的学者。

后现代史学在一定程度上对历史学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和冲击,一方面,对于传统的历史论和历史的编纂产生挑战。另一方面,在后现代史学的影响下,历史学的研究的兴趣发生了变化。后现代史学在世纪之交对我国的历史学研究产生冲击,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的史学研究就笼罩在史学危机的阴影之下,表现为史学研究的不被重视、史学理论研究兴趣索然、史学从业者纷纷改行、历史专业毕业生就业困难等。这一切都意味着史学研究可能的转向。

求真求实,这是研究历史的史学家共同所追求的目标,也是历史这门学科区别于其它学科的标准,是衡量传统历史学的一把尺子。古往今来,许多的历史学家为了维护研究历史过程及其结果的客观性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有的甚至是生命。对于历史学的这种朴素的认识,以兰克史学为代表,中国乾嘉史学为代表。20世纪,这种观念受到了挑战,反映在历史哲学上是由思辨转移到分析的路数上来。与黑格尔、斯宾格勒、汤因比思辨的历史哲学不同,分析历史哲学的代表人物雷蒙、阿隆、卡尔、鲁滨逊、柯林武德、克罗齐等,提出了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切历史都是思想的历史历史是历史学家心目中的历史等命题,其核心是认为在历史学家笔下,纯粹客观的历史是不存在的,因为你在收集材料、整理及写作的过程中,已经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了历史的创造,历史著作渗入了历史学家个人主观的因素,这些主观因素可能有个人兴趣的影响,也可能有党派、民族、宗教感情等等的影响。此可归结为库恩提出的范式理论,即学者在从事实际研究时,实际是对一个已形成的先行观念进行修正、补充、改造,或者彻底推翻它。应该说,上述对科学历史学的质疑,20世纪后半期的历史认识论和历史编纂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然也对后现代史学产生了影响。尽管分析的历史哲学与后现代主义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后者在照单全收的基础上对历史认识论的解剖又大大前进了一步,或者说具有颠覆性的作用,以至于大多历史学家无法接受。  
   如果说分析的历史哲学着重强调历史学家主体作用的话,后现代史学则是通过分析语言的运用和语言的结构来解构传统史学。他们认为,历史描写采取陈述的形式,而陈述要通过语言来实现;我们所了解的历史事实只是通过语言中介构建的历史,历史的真相我们永远无法知道。德里达就说,只存在文本,这些文本除自身外毫无意义,它们之间没有内在的联系。怀特认为,即使历史学家尽量能摆脱政治、宗教等主观的因素,他们还会受到另一种主观的、甚至是先验因素的影响,这就是语言风格和修饰形式。历史的著作要通过学术表现出来,历史学家在写作时会发挥自己的主观性,把自己的情感思想以及情节不自然的融入到写作的内容中。在此过程中,叙述事实的客观性也就荡然无存了。

历史研究兴趣的转移和内容的更新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受到了后现代史学的影响。后现代主义对于启蒙运动以来的理性主义、普世主义、科学主义以及目的论等进行了猛烈的抨击,着重强调事物的复杂性、相对性、多样性、特殊性和其屋结构性。中国的古代史视考证为主要方法,被认为是传统学派;认为鉴戒史学为史学之大用,是史学存在的真正意义所在。在中国近代史学研究领域,“冲击一回应”、“传统一现代”、“反抗帝国主义”的解释模式都被批评为是“西欧中心论”的表现,但是后现代主义理论同样是来源于西方的,是对西方现实社会的再思考,当将其运用于中国问题的研究,同样有将源于西方特定地域的思想理论推广为普适性的可运用于描述和研究各种文化和社会的理论。这正是后现代主义者所集中批判的现代学术研究的陷阱。20世纪以来,我国现代史学在继承传统史学的基础上,几乎全盘照收了西方的科学主义和理性主义,因为二者血脉相通,所以较易融合。然而,随着后现代主义的兴起,上述理念被后现代学者无情地解构了。反基础、去中心、斥整体、远结构、非理性,成为后现代主义的典型特征,也成为后现代史学追求的目标。 

总之,在后现代主义与历史学相融合,对历史学产生冲击和影响时,要充分的认识到之间的相互作用,反基础、去中心、斥整体、远结构、非理性的后现代主义的影响下,要打破僵化思维,但同时要紧紧抓住历史学的本质和原则,不能将其弃之。一方面,能够帮助人们打破既有的僵化的思维模式和心理认知图式,促使人们去反省自我,质疑一切在历史诠释过程中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逻辑推理,而且促使人们更加谨慎地建立史料与论点之间的联系;另一方面,其以极端的相对主义的斗争、质疑一切的姿态具有极大的消解作用,不仅瓦解了既有的观念和潜在的约束框架,而且也瓦解了历史本身,使之失去坚实的基础。因而我们既要接受也要看清出其存在的问题。后现代主义在汲取结构主义、后结构主义、现象学、语言学等优秀理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以其强烈的历史相对主义和大胆的质疑精神,迫使人们对现代以来发展起来的习以为常、甚至被认为不证自明、无庸质疑的一些观念、框价、话语及理论重新思考、解构,让人们对现代知识话语体系中存在的潜在的前提性预设、隐含的主观偏见和局限进行一场深刻反思和洗礼,瓦解了人类在科学、进步、征服、追求真理等话语下拥有的极端自信。后现代主义作为一种文化思潮,直接冲击着社会科学的各个领域,包括历史学,它不断地渗入到学科的研究之中,给历史学研究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后现代主义理论对历史学造成巨大的冲击,无论是赞同者还是反对者,使历史研究工作者都必须严肃认真地思考史学的过去未来,反省既有的思维模式。

 

阅读:
录入:

推荐 】 【 打印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90   (lzh会员 ,01/22/2013 09:43:54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