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大家访谈 →阅读新闻

课程论坛

[日期: 2012-07-05 ] 来源:   作者: 于丽君 [字体: ]
分享到:  

希腊化研究中贸易对文化融合的影响

摘要:目前国际上对希腊化时代的研究,已经证明了它是介于古典希腊到罗马帝国之间的一个重要历史时期,是沟通东西方文化大交流、大融合的桥梁。贸易在希腊化时期文明融合中的作用不容小觑,对于这一问题的研究有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不同文明间的相处。

关键词:希腊化 贸易 文化融合

 

一、“希腊化”问题由来

 

“希腊化”一词在古希腊语中动词原意是“模仿希腊人,说希腊语”,名词形式的意思是指一个希腊人的模仿者。这个词源的本意是指非希腊人说希腊语,接受希腊人的生活方式,也特别用于当时接受了希腊语言和文化的那些犹太人。但如今学术界所使用的“希腊化”一词是近代德国学者德罗伊森的创造。18361843年,他出版了成名之作《希腊化史》首次提出了“希腊化”的概念,以此来概括从亚历山大帝国及它的后继者们所建立的各个王国的历史。在德罗伊森看来,这是世界历史上一个最为重要的发展时期。正是由于亚历山大对东方的征服,使希腊的统治和文化扩展到了那些曾经拥有辉煌文化的民族当中。他的Hellenismus一词,既指这个时代,更是指这一时期希腊文化的传播及其与东方文化的融合。对于这一问题目前史学界的总看法是:亚历山大及其后继者对东方的征服和统治使希腊文化传播到东方,并和当地的文化交流融合,形成了一种新的具有统一特色的文化,即以普通希腊语(Koine)、希腊艺术形式、希腊城市为主要载体的希腊化文化或希腊化文明。[1]

国内学术界普遍认为,所谓希腊化是指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公元前334-323年)后的三个世纪里,古希腊文明和小亚细亚、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埃及以及印度的古老文明相融合的一种进程。杨巨平在关于希腊化文化的系列论文中,认为亚历山大东侵之后所形成的希腊化文化是东西方文化相互碰撞交汇的产物,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程度之巨,影响之远前所未有。它首次沟通了希腊、埃及、巴比伦、印度、乃至中国在内的五大文明,解开了亚非大陆间人类文化大交流、大汇合的序幕,在世界文化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严海英在其文章《托勒密埃及奴隶制评析》和《希腊化时期埃及祭司集团的社会地位》中都强调了所谓的希腊化,既有东方的希腊化,也有希腊的东方化。陈恒在其博士论文基础上,修补完成了专著《希腊化研究》,在该书中提出了一些发人深思的问题,堪称中国学者写出的第一部关于希腊化时代历史综合性的专著。[2]陈恒认为希腊化是东方西方文化相融合的产物;或者说希腊文化和东方文化复合成的一种新文化,但如果把这种新文化只看成是希腊文化和东方文化简单的融合,这是一种肤浅的观察。因为在东方世界,各国并没有丧失他们自己固有文化的特色。也就是说,希腊化文明,一方面是有以希腊文明为基础的统一性,另一方面也是有以各地域为特色的差异性。[3]

二、希腊化中贸易的影响

希腊文明的光辉在“希腊化时代”依然释放着璀璨的光辉。在希腊化国家中,他们的文明是融合过东西方多种文化的,并且其影响深远雄厚。要使文明在异域得到传播和发扬,以及文明之间通过碰撞、冲突进而相互融合,成就先进的文明成果,商业贸易所起的作用不容小觑。

早在公元前86世纪的希腊大殖民时代,希腊殖民地就是推销母邦奢侈品的主要市场。希腊化时代的东西方贸易和国际贸易达到了一个新水平,并且为开展更大范围的世界贸易创造了条件。这里的更大范围是指东西两个方向商路的开拓,西面是连接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英国以致整个西欧、中欧,使之纳入以希腊化各国为中心的地中海贸易圈;东面则是越葱岭而至中国,建立远东、近东和欧洲的贸易联系,而其最重要的商路就是“丝绸之路”。虽然张骞通西域是在亚历山大远征之后两百年的历史,但是在希腊化时代就已经促成的由中亚经伊朗、两河流域通往叙利亚和埃及的商业网,为其向西开拓准备了条件,就如同秦汉的统一为其在东方打通商路一样。随着东西方贸易的不断加强与日益扩大,商品与技术的交流也日益加强,这些为生产力的进一步增强准备了条件,也使一些国家和地区生产关系的更新获得了重要的推动力,一些落后的民族和地区开始卷入国际经济圈,从而或多或少地促进了自身社会的进步。这时的商品存在于地中海的各个角落,来自西班牙的银,来自塞浦路斯的铜,黑海沿岸的铁,埃及、北非和克里米亚的谷物,雅典的橄榄油、巴勒斯坦的干果、帕罗斯和雅典的大理石等等。W.W.Tarn在其著作《Hellenistic Civilization》中指出“这种贸易水平使得希腊化各邦非常接近于十九到二十世纪欧洲经济史的特征的工业资本主义阶段”。这种统一的希腊化世界的经济体系也就促进了希腊化文化的统一。[4]

希腊化时代初期为了方便贸易,必须要进行语言沟通上的顺畅,这时的希腊语,即柯因内语(Koine)已经成为这一地带最流通的语言。因为希腊商人的活动范围比以前扩大了,他们不仅在陆地上,并且在海上进行了大规模商业活动。希腊商人已经开始从红海一直航行到印度洋上,前所未有地把红海和印度洋连成一片。[5]虽然只有富裕之家才能负担的起接受希腊文化的费用,但是所有的商人都能学会经过简化的通俗的希腊语——柯因内语。随着商业范围的扩大,这种语言在许多地方代替阿拉米语成为中东地区通行的混合语言,也成为许多冒充希腊人的城市居民的母语。语言通过贸易而流行,但是通过宗教事务而使其影响更为深入,尤其是原本希伯来文的《圣经》的“七十子译本”。一世纪时流传至巴勒斯坦,成为基督教最早应用的《圣经。旧约》,现仍为希腊证交会的通行本。诚如埃班所言:“如果没有希腊文《旧约全书》,原始基督教的传教士就不可能使讲希腊语的异教徒皈依,基督教也绝不可能成为世界性的宗教。”[6]由此可见,商业贸易所带来的柯因内语在传播世界文化方面的重大作用。希腊人走出了相互隔绝的城邦生活,从狭隘范围登上了世界舞台,这一事实,使得柯因内语成为这一时期最流通的语言,使那些土著居民学起来也比较容易,这就更有利于平时不同的民族间居民的交流。这种语言原本是希腊化世界商业贸易的语言,后来成为文艺和科学的语言,更是社会意义上的“希腊人”的语言。它以不同程度广泛流行在非希腊语的地方居民中间,有力的加强了文化的传播与交流。

希腊化时期,为了方便贸易,各地奉行统一地域可以通用的币制,有利于打破经济壁障,促进彼此间互通有无。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在这一方面做得最有特色。过去没有铸币而主要仰赖物物交换的东方国度,在托勒密王朝统治下由希腊人首次引进铸币。因此,埃及就建立了一整套的财政制度。银行在这个国家的经济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居民可以通过银行办理各种银行业务,满足对经济生活的需求。塞琉古王朝也采取阿提卡币制。其货币分为三等:金币、银币和铜币。塞琉古货币成色好,数量足,通行西亚各地。在希腊化国家,各个独立的贸易国家企图把他们国家之间的货币建立稳定的比价,从中可以看到他们在共同的贸易背景中走向统一的趋势,文明的融合和进步已是大事所趋。

 贸易的发展必然会带来城市的兴盛,有城市所反映出来的文明是光辉璀璨的。希腊化时期的城市在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它们是维持帝国与希腊世界的纽带作用,是各希腊化王国之间贸易的主要场所,是赋税的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更是传播希腊文化的中心。“希腊的文明本质上是城市的”[7]。希腊化文明如果没有城市,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东方各民族正是经由这些希腊化城市及其居民才有可能接触到希腊文化的精华与真谛。同时希腊人也由此大大深化了自己关于外部世界的认识,得以直接汲取东方多种有用知识和技艺。[8]希腊人和东方人在希腊化城市中杂居从而使双方都发生了复杂的社会和文化变革,东方向希腊学习,在东方一些希腊式城市的考古发现可以反映出受到希腊文化的强烈影响。同时,在对阿伊哈努城的考古发掘中可以了解到这些发现肯定了尽管这个城市后来被孤立,但希腊传统在公元前2世纪后半期城市遭受到大草原游牧民族的破坏前都很浓厚。[9]古老的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宗教不能再靠它们本身的权力生存,开始经历了广泛变化,与希腊思想和形式的混合,形成了一种新的东方神秘宗教。同时东西方知识的融汇,是学者的胸襟眼界都大大的开阔了,他们已经泯除了希腊人和“蛮人”的界限,认为凡是人都可以用理性去追求人生幸福。这种超越种族和国界的对人的看法,无疑是亚历山大帝国以后东西方文明交互渗透的历史现实反映。贸易的扩张,会带来城市的兴盛,而这种由贸易活动所形成的城市,短期看虽不如因政治因素形成的城市影响强大,但是从长久看,这种自然形成的城市却是比较稳固的,不会因政治变迁而受到过多的影响。城市传播先进文明的能力也不会过分削弱。

三、结语

希腊化时代,是一种文明的调和时代,但是在此需要指出的是,在这种文化的调和时代,没有绝对意义的征服者,而只有吸收古老民族文化成分并与自身原始成分相结合的胜利者。

对于希腊化地区来说,商业贸易的作用或许不如武力征服来的强硬和立竿见影,但它却是最持久,最隐蔽的,影响也是最深远的一种交流方式。通过形成贸易体系,将大范围的地域划归成一个贸易圈,这个贸易圈内部各成员就会因为有利可图而对这种商业活动趋之若鹜。贸易所带来的商路的的发展,更是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文明进步。中国的丝绸之路,络绎不绝的都是前往西亚进行交易的商人,之后又出现了海上丝绸之路,以便进行更大范围,更广领域的贸易往来。贸易圈中为了方便交易,就会产生便于交流的语言,作为文化载体的语言,会从社会各个方面加强不同民族间的沟通和融合。作为交换手段的货币也要在此时进行变革,已达到在贸易圈内流通无阻的效果,这无疑也是一种进步,一种加强交流的好途径。城市的出现不能全归功于贸易的发展,但是城市要想进一步发展,绝对离不开贸易的繁荣。城市为贸易提供了一个固定的场所,方便了商业贸易活动。贸易的兴盛反过来又促进了城市的发展壮大,加强和完善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引来了越来越多不同民族的居民,通过各民族的交往,对外来文化的吸收和借鉴,进而成就了文明的进步。

希腊化问题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当前我国的边疆问题。中华民族自古就生活在中原地区,经过千百年的文化积淀,以汉族聚居的地区最为先进,文明也最为进步。这种汉化文明圈也不断扩大,但是相信在汶川地震前,很少有人关注到生活在黄河长江上游的那些少数民族。那些生活在丛林中、高原上的民族往往会因为一些自然的因素而较少的和外界交流,这些地区是汉化的文明所不能及的,外界先进的文化传不进去,而自然古老的文明也无法留传出去。

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在各少数民族都建立了行政机构——各级民族自治机构,但是由于依然落后所以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其实这种地区并不缺少进行贸易活动的可行性。因为这里已经是稳定统一的中华民族的一部分,所以就不存在“旗舰打开贸易之门”的血腥性。我们可以借鉴希腊化地区文明的发展经验,利用贸易来打开文明之门。

语言在任何时候都是文化的载体,语言不通会严重影响贸易的积极性。通过推广统一的语言——普通话,让这些地区的发展有一个相同的文化背景以便交流。此外国家可以在这些地区兴建商业城市,利用城市来发展地区特色贸易,以便加强外界与边远地区的联系,同时这一地区贸易的发展也会带来更大商机和更多的关注度,之后道路和教育事业不断的发展,渐渐的形成一个文化贸易圈,从而变得更适合对这些地区进行深入的人文开发,使当前比较现代的汉族文化与当地古老的传统文化产生碰撞,产生的这种兼容传统与现代的文明会更具活力。

希腊化应该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地带,越是这种文明冲突碰撞所产生的文明成果就越灿烂。这种通过不同文明间的贸易交流所产生的文明更是范围广阔,影响深远,尤其这对生产力的影响更直接迅速。我们可以借鉴这段传奇文明的经验教训,运用到我们的生活中,使其具有更高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



[1] 杨巨平《近年国外希腊化研究略论(1978——2010)》——《世界历史》2011年第6

[2] 李长林《中国学术界对希腊化时代历史的了解与研究》——《世界历史》2007年第5

[3] 陈恒:《希腊化研究》,商务印书馆2006年版,第33

[4] 陈恒《希腊化文化:东西方文明的凿通》——《上海师范大学学报》199812月第27卷第4期。

[5] 雷海宗著,王敦书整理《世界上古史讲义》中华书局2012 年版,第277页。

[6] 阿巴。埃班:《犹太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83页。

[7] 罗素:《西方哲学史》上卷,商务印书馆,1991,第281页。

[8] 沈坚《关于希腊化时代的历史考察》——《史学集刊》1992年第三期

[9] 陈恒,殷亚平《希腊化研究大师——英国古典学家弗兰克威廉沃尔班克》——《史学理论研究》2010年第3

阅读:
录入: hanxuebing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95   (sjgds ,08/11/2012 16:55:03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