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课程论坛 →阅读新闻

柏拉图与孔子生平及政治理想对比综述

[日期: 2012-06-24 ] 来源:   作者: 黄佑辰 [字体: ]
分享到:  

                柏拉图与孔子生平及政治理想对比综述

摘要:柏拉图,古希腊哲学巨擘,理想主义政治思想家,西方哲学的奠基人。孔子,中国春秋末期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儒家思想的创始人。孔子及其创立的儒家思想对中国及整个东亚地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本文通过简要的对柏拉图和孔子的生平经历、主要政治和教育思想进行介绍和浅显的比较,借以阐释中西文化在源流上的不同。

关键词: 柏拉图  孔子  生平  政治理想

历史是一条大河,不同的文化有着不同的源流,从源流开始的河流,其特点通过其他支流汇集起来,最终成为灿烂的文化长河。在这长河中,唯有在最初的发源地才能找到并理解文化差异的实质。

柏拉图作为西方文化的重要导师,而孔子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导师,他们之间的思想差异,正是构成今天中国与西方文化差异的重要源流。

一、 人物生平

(一)柏拉图的生平简介

大约公元前428---427年,柏拉图(原名雅力士托克里斯Aristocles)生于雅典(有说生于伊井拿Egina)。正值希腊庶民政治全胜时代的领袖伯利克里Pericles死后第一、二年。柏拉图的父亲阿里斯顿(Ariston),母亲克里提俄涅(Perictione),父母都出身于望族,据说父族是雅典古代帝王之后。其父死后,母亲带他改嫁,曾跟随三位老师戴奥尼西亚斯(Dionysius---文法教师,教其日常读写;亚历斯顿(Ariston---体育教师,相传“柏拉图”这个名字就是这位老师给起的;杜拉肯(Dracon---音乐教师。除此之外,他还学习绘画和作诗,这些对艺术的培养对他后来的著作的影响很大。同时,当时所盛行的自然哲学(Philosophy of Nature)、宇宙哲学(Cosmological Philosophy)、爱安尼派(Ionic School)、埃利亚派(Eleatic School)、毕达哥拉派(Pythagoreans)和赫拉克里图(Heraclitius)、亚纳沙格拉(Anaxagcras)等诸家对柏拉图的哲学启蒙都有所影响。柏拉图20岁时跟随苏格拉底学习,甚至将以往的文学工作尽数抛弃,专心致志的学习苏格拉底的学问。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底被控处死刑,这件事使得柏拉图大受刺激,对当时的所谓的庶民政治产生了反感。苏格拉底死后,柏拉图同苏格拉底的其他弟子到默加拉(Megara)去暂避风险。随后又去了埃及等地。柏拉图32岁时开始在希腊讲学,采用了笔授和口授等形式。柏拉图40岁时游历了意大利、西西里等地,试图在西拉鸠斯实现自己的理想国,但触怒了国王,幸得被人赎回。41岁时,自西西里脱险而归,回到雅典,设立学校,专心讲学。柏拉图建立的埃克当美(Academy)是一所固定的,有管理,有组织的学校,成为后世大学的滥觞。公元前367年,西拉鸠斯的国王逝世,新王即位,柏拉图又前往西拉鸠斯,本想对这位新主施以教育,使其向善,柏拉图的理想政治也能实现。但最终还是失意而归。公元前361年,柏拉图又前往西拉鸠斯劝说国王,反而给自己引来性命之忧。此后,柏拉图对政治活动非常失望。从公元前360年一直到柏拉图去世,专在学院讲学,在此期间,著述颇多。[1]

“柏拉图是个富有理想的人,而一方面不忘实行,所以处处想把他的理想推诸实现。他原来的愿望是要做个政治社会的改进者,科学家、哲学家,还在其次呢。但是有一点必须明白,就是他的救世方法是从科哲二学出发,所以他的政治是尚贤政治。后来他失意于政治舞台,置身于教育,也是要实现他的理想:先替国家培养人才,这些人才将来秉政,便是他理想中的人物——所谓“哲人帝王”者是。”[2]

(二)孔子的生平简介

     公元前551——公元前479,孔子,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人,其祖上为宋国贵族。孔子的父亲叔梁纥是鲁国的勇士。母亲颜徵在,是颜氏三女。[3]公元前549年(鲁襄公二十四年),孔子的父亲去世,母亲颜氏独自带着孔子移居曲阜阙里,生活十分困苦。公元前537年(鲁昭公五年)孔子意识到要努力学习做人和生活的本领,“吾十有五而志于学”[4]公元前535年(鲁昭公七年)孔母颜氏去世。公元前533年(鲁昭公九年)孔子娶宋人亓官氏之女为妻。公元前532年(鲁昭公十年)亓官氏生子,名鲤,字伯鱼。同年,孔子为委吏,管理仓库。公元前531年(鲁昭公十一年)孔子改作乘田,管理畜牧。“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5]公元前525(鲁昭公十七年〕,孔子向郯子询问郯国古代官制。大约此时,孔子开办私人学校公元前522年(鲁昭公二十年〕,“三十而立”[6]齐景公见孔子,与孔子讨论秦穆公何以称霸的问题公元前517年(鲁昭公二十五年)鲁国发生内乱。昭公率师击(季)平子,平子与孟孙氏、叔孙氏三家共攻昭公,昭公师败,奔齐。[7]孔子到齐国。公元前516(鲁昭公二十六年)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公元前515年(鲁昭公二十七年)齐大夫欲害孔子,孔子由齐返鲁。公元前501年(鲁定公九年)孔子为中都宰,治理中都(今汶上县)一年,卓有政绩,四方则之。公元前500年(鲁定公十年)孔子由中都宰升小司空,后升大司寇,摄相事。公元前499年(鲁定公十一年)孔子为鲁司寇,鲁国大治。公元前497年(鲁定公十三年)春孔子与季氏出现不和孔子离开鲁国到了卫国公元前495年(鲁定公十五年)孔子去卫居鲁。公元前493年(鲁哀公二年)孔子由鲁至卫。公元前492年(鲁哀公三年)六十而耳顺”,孔子过郑到陈国公元前491年(鲁哀公四年〕孔子离陈往蔡公元前490年(鲁哀公五年)孔子自蔡到叶。公元前489年(鲁哀公六年〕孔子与弟子在陈蔡之间被困绝粮,许多弟子因困饿而病,后被楚人相救公元前488年(鲁哀公七年)——公元前485年(鲁哀公十年)孔子在卫公元前484年(鲁哀公十一年)是年齐师伐鲁,孔子弟子冉有帅鲁师与齐战,获胜。季康子派人迎孔子归鲁。孔子周游列国14年,至此结束公元前483年(鲁哀公十二年)——公元前479年(鲁哀公十六年),孔子继续进行教育和文献整理的工作。

   (三)两者的生平对比

柏拉图出身于雅典的名门望族,其父族是雅典古老的帝系,其母族是雅典执政官梭伦的血亲。这样的出身直接影响了柏拉图的一生,成为他关注希腊衰乱的政治格局寻求“理想国”的主要动因。孔子的祖先是宋国的贵族,但到了孔子父亲一代就成为了没落的贵族。其母教习孔子自幼教习祭祀礼仪以使孔子将来重新跻身于贵族行列。两人的家庭出身为二者日后的贵族思维播下了种子。年轻时的柏拉图就把自己看作未来的政治家和立法者,对政治充满了热情。尽管柏拉图出生时伯利克里已死,雅典帝国正处于崩溃前的回光返照,年轻的柏拉图仍然渴望在政治上能成就一番事业。在他一百多年前的东方,孔子亦自持为贵族之后,少时“常陈俎豆,设礼容”[8]曾经“季士飨食,孔子与往”,却遭到“季士飨食非敢飨食”[9]的侮辱。这也反映了孔子“吾从大夫之后”[10]的自矜。在政治上有所作为自然是孔子的必然追求,如孔子所说“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11]

但是历史总是喜欢出些相似的题目来考验伟大的人物。雅典、斯巴达、科林斯、麦加拉等城邦之间的利益竞争愈演愈烈,辉煌的希腊文明走向落日的余晖中。而一百多年前的孔子也面对着这一相似的题目:中国进入了第一个政治分割,诸侯林立的春秋战国时期。战争中的雅典民主制暴露出它的弱点,苏格拉底之死给柏拉图带来了极大地打击,也扼杀了他积极从政的志向。但柏拉图仍然希望能找到一个国家可以实现他“理想国”的愿望。在西拉鸠斯的几次碰壁后,柏拉图最终对政治失望了,转身投入了教育和著述。历史对待孔子也并不宽容,春秋之后,周王室衰微,齐晋楚秦相继称霸,邦国林立,孔子为了实现他心中的理想社会开始周游列国,寻找贤明的君主来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试图挽救当时“礼崩乐坏”的政治竞争局面。但是,孔子如同柏拉图一样,成为历史的失意者,在经历了季氏宴席上阳虎的羞辱之后,季恒子、卫灵公、齐景公直到鲁哀公,孔子最终没有得到重用,虽然孔子淡然的说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12]但是“亦不求仕”[13]最终成为了孔子的选择。后期的柏拉图和孔子也选择了同样的道路——著书立说。在经历了人生的诸多失意之后的两位思想家,在最后的时间里,给后世留下了难以估量的精神财富。所不同的是,柏拉图创办学校,“目的是施行一种所谓‘哲人帝王’的教育。意在为国家栽培一般知识充足、科哲二学兼通的统治者。”[14]而孔子试图通过对人的教育来实现对社会的改造,从而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并使社会的成员都具有理想的人格规范。孔子从一开始就把教育的重心放在培养人才与造就理想人格上,而不是像柏拉图那样教授的纯是科哲两门功课。孔子所教授的是《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以及礼、乐、射、御、书、数的“六艺”。

二、柏拉图与孔子的政治理想

(一)柏拉图的政治理想

柏拉图认为国家是在社会分工的基础上形成的,国家具有生产、保卫和管理职能,柏拉图认为在现实政治生活中存在的政体都是不当的。柏拉图设计的“理想国”主要是一个理论模型,虽然柏拉图期盼着这个天堂般的国度能够在人间实现,但是理念与现实世界的区分和对立,已经表明了理想城邦与现实城邦的对立。柏拉图阐释和描绘了这个理想国家的真正的含义,阐述了一整套政治观念,认为城邦应该是善的,具有智慧。勇敢。节制和正义这四种美德。理想国中贯穿了整体主义的思想,追求城邦的整体和谐、统一和强盛、要求个人放弃私立。完全消融于社会整体中,无条件的为城邦服务。在国家制度方面,柏拉图主张尚贤原则。统治者要具有两个基本条件,其一是有护卫国家的智慧和能力,其二是真正关心国家利益。也就是需要具有“永远酷爱那种能让他们看到永恒的不受产生和灭亡过程影响的实体的知识”[15]天性的哲学家。只有让哲学家作为统治者缔造的正义城邦才是神圣理念的完美摹本。才能永远保持城邦的正义性。治者既是贤人,一切国事都要听从他的安排,不能受法律,以及各种制度的约束,因为法律、制度在治者眼里只能是一种死的羁绊,非但无用,还有可能误事。柏拉图所主张的是一种贤人专制的政治。

柏拉图认为人民的智慧自然不及贤治者的智慧,治者认为是好的,人民未免看得到,因此善政往往必须强迫实施。对于法律,柏拉图认为,在贤者的治理之下法律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治者可以别出心裁,他的想法随时都可以变成法律,而不必有固定的成文的法律。对于治者的数目,柏拉图认为治者必须限于一人或者一人以上的极少数人。

柏拉图主张一国的政治和经济,应当有两部分人担任:担任政治的叫做护国阶级,担任经济的是平民阶级。平民阶级是被统治者,护国阶级是统治者。再进一步划分,护国阶级又可分为治者和兵士,治者是执政的人,兵士是维护政治的人。各阶级中的人并不是世袭罔替的,而是可以随时调动分配的。调动分配的依据是个人的天赋秉性。负责管理分配调动的人是国家官吏,个人没有选择权。三个阶级各有各的德,治者的德是智慧,平民的德是节制,兵士的德是勇敢,诸德调和便是正义。

(二)孔子的政治理想

孔子的政治理想是为了实现一个和谐稳定的大同社会。在《论语》卷六中,孔子提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16]孔子的政治理想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没有像柏拉图那样有着清晰明确的原则和规定。上面所勾勒的一幅安宁的途径也只是曾点说自己理想时,孔子表示了认同。孔子妄图恢复周礼,复古以前的“贤王”政治。在孔子的政治思想中,明确提出了应以仁治天下,推行仁爱思想,告诫统治者只有施仁政才能得天下。“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所而众星拱之。”[17]同样,统治者只有用德才能治理好人民,“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18]同时,孔子对执政者的道德修养提出了一定的要求“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19]

(三)两者政治理想对比

柏拉图与孔子的政治理想都是试图构建一个贵族阶级占主导的政治秩序,希望通过“贤人”或者贤明的君主来建立一个理想的国度。“柏拉图与孔子一样,在贤人政府里找出路。”[20]只是,柏拉图的政治理想是清晰明朗的,在这个理想的国度中,柏拉图提出了国家的治理方式,阶级划分,分工明确,并且在一些很细节的部分做出了很明确的说明。但孔子的不同,孔子只是给了大家一个模糊的图景,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的美丽而不清晰。柏拉图倾向于选择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取代雅典的斯巴达的政体作为自己理想国模型的粗胚,而孔子则将自己的思维建构在周代的礼制与尧舜的王制。

柏拉图的“理想国”对基督教神学体系有明显的影响,并看做是后世空想社会主义的先驱。然而柏拉图所构建的理想模型早已被世人抛弃,人们所传承的只是他的零碎思想。孔子却成为尼采所说的死后才出生的人物。孔子的衣钵弟子所组成的士人阶层占据了社会上层的多数席位,孔子的思想在多次修正之后被历代的王朝所接受,成为中国几千年来的治国的“圣经”。

参考文献

[1] 严群,柏拉图及其思想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1

[2] 严群,柏拉图及其思想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1  

[3] 《孔子家语·本姓解》

[4] 《论语·为政》

[5] 《论语·子罕》

[6] 《论语·为政》

[7][8][9]《史记·孔子世家》

[10] 《论语·宪问》

[11] 《论语微子》

[12] 《论语述而》

[13] 《史记·孔子世家》

[14]  严群,柏拉图及其思想 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

[15]  柏拉图,理想国 郭斌和 张竹明 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

[16] 《论语先进第十一》

[17] [18][19]《论语·为政》

[20] (英)伯特兰·罗素 权力论 靳建国译 北京:东方出版社,1988

阅读:
录入: hanxuebing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93   (sjgds ,08/11/2012 17:03:33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