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网站搜索 |
首页大家访谈 →阅读新闻

唐德刚论口述史的真实性

[日期: 2008-10-25 ] 来源: 史学技艺 科学与现代中国   作者: 唐德刚 [字体: ]
分享到:  

陈洁如回忆录是口述原始史料

唐德刚

绍唐兄:

最近有位朋友剪寄了一篇由胡元福、王舜祁两位联合执笔的文章。总的题目叫《<回忆录>外的查访》,在香港大公报连载。胡、王两先生显然是十分细心的历史工作者。他二人根据在陈潦如《回忆录》之外,所查访到的第一手史料,尤其是蒋公当年遗留在大陆上的《蒋介石日记》,相互核校之下,断定台北出版的《陈洁如回忆录》为伪作

胡、王两先生的文章我还未收全,但是纵使只根据手头的残篇,我已有足够的理由,来说几句话了,大体说来,胡、王二君所持的理由是,以陈洁如的故事舆原始史料互校,可说是牛头不对马嘴。——这一点胡、王两君认为是个大发现,因此就下了个大结论:伪作。其实这个结论下得太早了。

胡、王两君所用的史学方法,显然是胡适之先生提倡了一辈子的治学方法,所谓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是也。但是他二人未下到胡老师的功夫。胡适为戴震的《水经注》翻案,前后翻了十六年,还没有翻完。胡、王两君前后只用了几个星期,便要民国史上如此重要的一件大,就稍嫌草率了。

须知陈洁如是蒋介石出山时代,风雨同舟的枕边人。他二人在一张床上睡觉至七年之久;连周恩来都叫她师母。这是一件铁的事实;这是中国近代史上无人可以否认的一片伟大的原始森林。若说在这片大森林里砍倒几棵大树,就可以否定森林的存在,那就是西人所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了。

还有一点我想说的便是,胡、王二位都似乎是很正统的考据历史家,缺乏搞现时代口述历史的经验。老实说我个人如把当年我和李宗仁、顾维钧、钮永建、吴开先……诸先生的口述纪录原稿,不加考订改写,让胡、王二位看了,一定也会认为那是伪作

人类的记忆力是最会编造故事来欺骗自己的。记得我有一次和九十多岁的钮永建先生谈清党的问题。好久听不出要领来。原来他老人家在记忆里把国民党的分共(一九二七)和同盟会中的孙、章(太炎)内讧(一九零七)弄混杂了。我的岳丈吴开先先生写了十多万字的回忆录要我校订。我细读之,他老人家在记忆里却把他所亲身参预的五卅运动(一九二五)和五四运动(一九一九)弄混淆了。还有他把日本人释放他的日期,也弄错了六个月。这是他女儿告诉我的,因为他们那时是生活在一起的。

至于李宗仁将军在他记忆里弄错了几百条,那就更不在话下了。他是一言九鼎的四星上将,我能改正他?不改正被后世史家像上述胡、王二位看了,岂不也要认为是伪作?我改正他老人家,往往是从说服我的厨师郭德洁夫人开始呢。

顾维钧先生应该不是问题人物了。他老人家是打破哥大两百年校史的高材生博士。后来又是国务总理、外交总长、大使、国际法庭的大法官,办案累累。可是你却想不到,他的记忆力在他那不寻常的脑袋里,却编造出很多有头有尾的故事来欺骗他自己;甚或伤害他自己,这种记忆中偏差和编造的现象(大致舆做梦差不多),在现代心理学上是有其理论的;也不是我辈对心理学无常识的人,所可想象的。可是顾维钧却舆上述诸人不同。——他保存有近四十箱的私档,和四十年的英文日记(顾说他有中英文日记,我还未看过他的中文日记呢)。因此他有时说错了,我就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把他自己的文件拿给他来个三曹对案(三曹者,顾、顾档舆在下也)。在此情况下,顾大法官也只好败诉服输。

搞口述历史好辛苦呢!如今《顾维钧回忆录》(汉译本)在大陆上已出了十一册。当年如没有不才这无名小卒,发傻数年,摸清了他的底子,如今要碰上胡元福、王舜祁两位考据家,不又是伪作了?!

陈洁如这位宁波老太太,这位民国史上最不幸的白头宫女,哪能同上述这批党国要人比呢?老实说,她的回忆录如被历史家如胡、王二位看中了,看得击节称赏,我反而要怀疑了。陈洁如这位搓搓麻将的街坊妇女,哪能写得出胡、王二君都能赞叹的作品呢?她的回忆录如写得使胡、王二君都大为倾倒,那一定不是她自己的手笔!——那是经过一些考据家、历史家、文学作家、北京大学、哈佛大学……教授,涂脂抹粉,动过手脚的,且看溥仪的《我的前半生》,手脚动得不好,往往遍体鳞伤,面目全非,令人作呕。

笔者早年曾在西方某大公园,看到一尊套满花圈的雪莱石像,一时雅兴大发,口占新诗一绝,说,它原是块石头;生在深山大壑。笨得可笑,真得可爱。无端的被搬到城里来。乱加雕凿,便被游客,当作了诗人……到头来它只是一块受了侮的石头;呆呆地站在路旁,凝视着通往行人。

老实说,我同胡、王二君之别,便是他二人所欣赏的可能是一座套满花圈的艺术精品的雪莱石像。我所欣赏的则是那个真得可爱、笨得可笑的,没有受过雕凿的原始石块。

历史家对付一椿原始史料,正如大台风过境后现场救灾的工作人员。他们在一堆废墟中所拣到的,哪些是值得保存复原的可用之材?哪些是应该报废的废料,这就要看治史者本人的史学修养了。你把敝帚当千金,固然是错,你把黄金当废铜,也不应该。

在《陈洁如回忆录》之前,我曾读过很多本民国名媛的自述如黄蕙兰、郑念、杨步伟、蒋碧薇、江青……而我觉得最可爱,也最可惜(未能发表便被销毁)的一本,则是胡适夫人江冬秀所撰的自传。胡伯母不是个作家,她的草稿也写得别字连篇。但那是一卷最值得珍惜,而韵味无穷的原始史料;不是一般受了伤的石头可以相比的。当她老人家把那卷草稿交给我,并嘱我不要复制,我听话了。殊不知我的诚实却为中国近代文献制造出一个极大的遗憾。

因此我对于陈稿也同样地感觉到很大的心理矛盾。当年的陈稿如不被赖琏拦路打劫而交到我手里,我如根据可靠的史料对它乱加雕凿,成为信史,它是否能如今稿的真得可爱、笨得可笑,我未敢必也。思之脸红。

胡、王两君自信的第一手史料都是真实的,这一点我也要引我老师的话劝劝他二位,有疑处固然要疑;不疑处更应该有疑才好。

绍唐兄以为然否?

德刚

一九九二年九月九日,于北美洲

《传记文学》第六十一卷第四期

 附:唐德刚先生简介
     唐德刚,美籍华人学者,历史学家、传记文学家、红学家。1920年生于安徽省合肥县西乡山南馆唐家圩,德刚幼时在私塾念书,旧学邃密,十多岁即已圈点过一遍《资治通鉴》。1939年秋考入重庆国立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南京大学)历史学系,和黄彰健等人同学;此一时期的中大历史系有“沙坪坝的黄金时代”之说,柳诒征朱希祖缪凤林郭廷以向达、沈刚伯、贺昌群、白寿彝韩儒林等史学家皆执教于此;1943年毕业,获学士学位。1944年在安徽学院史地系讲授《西洋通史》。1948年,赴美留学,获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曾讲授《汉学概论》、《中国史》、《亚洲史》、《西洋文化史》等课程,并兼任哥伦比亚大学中文图书馆馆长7年。1972年受聘为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后兼任系主任12年。曾任纽约文艺协会会长。
       唐德刚的散文可读性颇高,旅美学人夏志清教授誉之为“唐派散文”。夏志清先生在《胡适杂忆》序中说,唐德刚先生“应公认是当代中国别树一帜的散文家。他倒没有走胡适的老路,写一清如水的纯白话。德刚古文根柢深厚,加上天性诙谐,写起文章来,口无遮拦,气势极盛,读起来真是妙趣横生。”

  唐德刚与师郭廷以,都是中国近代史的大家,也是华裔史学家中口述史的主要推动人物。
  他受柳诒征及其他学衡前辈影响极深,肯定中国文化。对美国华人史有所研究。
  他在中国时曾在国军内当小兵,做过中学教员。在美国长期从事历史研究及口述历史工作,与当时政要如顾维钧李宗仁陈立夫等人多有接触。和当时人在纽约的胡适则为忘年之交,有师生之谊,曾著《胡适口述自传》(1981)、《胡适杂忆》(1979)。
  他曾参与发起在全球征集一亿人签名要求日本偿付战争赔款的运动。
  夫人吴昭文,是中国国民党元老吴开先之女。
  书目:(1)史学:《中美外交史百年史1784-1911》、《晚清七十年》、《袁氏当国》、《美国民权运动》、《中国之惑》、《毛泽东专政始末1949-1976》(2)口述回忆录与传记:《李宗仁回忆录》、《顾维钧回忆录》、《胡适口述自传》、《胡适杂忆》、《梅兰芳传稿》(3)文学作品:《战争与爱情》(4)其他:《史学与红学》、《书缘与人缘》、《第三种美国人》

阅读:
录入: gsg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